清华海峡研究院信息技术研究所技术总监叶欣:区块链技术在医疗领域的应用 | 金色财经独家专访

医疗行业的基础数据主要来源于医院、可穿戴设备的监测以及用户使用APP时的记录,因为目前移动医疗发展仍不成熟,医院所具有的患者数据的价值和意义相对重大。 

但是当前医疗数据内容多、专业性强,这使得医疗大数据的应用相对复杂,从数据获取到数据应用过程会涉及到各种不同角色的产业链节点企业,也就形成了寻租空间或交叉地带,也带来了一些相应的问题:信息孤岛问题、数据安全问题、数据授权及追溯问题、数据真实性与互认问题等等。 

为此,金色财经采访了清华海峡研究院信息技术研究所技术总监叶欣,对医疗领域与区块链技术的结合进行了探讨与学习,他表示,区块链技术恰到好处的为医疗领域解决以上提出的问题。 

清华海峡研究院技术总监叶欣

叶欣,副主任医师,软件工程研究生,清华海峡研究院信息技术研究所技术总监,国家卫健委电子病历专家。原厦门大学附属中山医院信息中心主任、中国医院协会信息管理专业委员会(CHIMA)委员、福建省副主任委员。曾主持设计规划厦门区域卫生信息化项目、参与制定国家电子病历相关标准。24年医学执业经验,18年医疗健康信息化经验。 

叶欣认为区块链与医疗领域结合最容易落地的主要在三个方面,第一是区块链技术医疗影像云存储方面的应用;第二是处方的流转管理;第三是医疗商业保险理赔。 

他表示,国内目前关于商保的项目信息或许更多一些,但是依然没有看到已落地的具体项目。有商业保险公司尝试将被保人员数据通过互联网交互,但是在传统互联网交换数据时,需要内外网进行数据交互,在这个过程中,安全性是每个人都很担心的问题。区块链技术本身就可以用来解决这些问题,也包括隐私保护、授权以及不可篡改等方面。 

叶欣向金色财经介绍到,十多年前医疗机构的医疗数据严格遵照“内外网隔离”制度,用以保证患者的医疗数据不会泄露。但是近些年,移动端应用越来越多,医院的数据与外界不再是绝对的物理隔离状态。很多人出于商业利益考虑会使用黑客等手段非法获取数据,医院为了应对这种情况,只能加强对数据的保护。但是如此便形成了孤岛效应,使患者在跨院就诊时麻烦了许多。 

特别近期国内还有医疗机构发生被勒索病毒勒索的事件,所以导致医疗数据进一步以安全的理由被“封存”在医疗机构(医院、医疗集团、区域卫生系统等)中,其他的使用方,例如:患者本人、远程专家、保险公司甚至政府监管部门都很难获取到数据,更不用提数据的利用。 

同时,医疗机构内部、医疗机构之间以及各类型的健康数据分散在各种不同厂商、不同时期、不同版本的系统中,而且除医疗影像数据之外,各系统之间的数据格式和标准都不统一,导致跨系统、跨机构的数据无法统一存储、无法交互,更谈不上后续的使用。但是区块链技术或许能成为其突破口,让医疗数据“走出去”。 

叶欣表示,事实上,数据在医疗机构里面时,还是相对可控的,不可控的是数据流出医院以后。对医疗机构来说,流出的数据如何保证安全,如何做到隐私保护,如何授权,中间的流转是否可被追溯,产生的利益如何分配等等,这些都是原本医院无法解决的,区块链技术提供了解决方案。 

他介绍到,现在很多地方的政府部门都在推行区域医疗信息化,其作用是让区域内的医疗机构数据在专网里能够互通。但是,区域医疗信息化的成本很高,建设周期较长,数据资料的可靠性、可用性和实时性有时也无法得到很好的保障。而且区域医疗信息化也仅仅是将数据限制在了某一个更大范围的专网之内,专网之外,无论是个人还是医疗机构,或者医科院校,依然无法享受到便利,数据的获取和使用还是存在很高的壁垒。区块链技术则可以帮助数据突破专网限制。 

在数据授权及追溯方面,其实真正的数据拥有者本质上是患者,但现在患者实际上并没有拥有数据,只获得了数据的部分查看权。数据被存在了机构中,需要使用数据的时候由于无法与用户进行确认,现在需要层层行政审批的方式让第三方去获取数据。导致数据的获取时间周期长、时效性差,提高了数据利用的成本,还降低了数据使用的质量。 

传统模式制约了基于医疗大数据应用、基于信息技术的远程医疗业务的进一步发展,也导致了很多的跨机构业务商业模式无法持续,例如:分级诊疗、远程会诊等。而区块链技术的点对点系统,提高效率自不必说,同时还能发挥激励机制的作用,用户可以提供个人脱敏数据后获得奖励,真正做到拥有数据的所有权和收益权,最终形成真正的个人数据银行。 

有人说,医疗行业在区块链上的应用,目前来看,在公有链上不是很现实,联盟链是个很好的选择。对此,叶欣表示,联盟链可能只是刚开始的试点,最终都会走到公链或者侧链上。就像当初互联网刚刚兴起时一样,大家对医疗机构与互联网之间的结合还是存在很大争议的。但是现在不仅借助了互联网,甚至在推行“互联网医院”的概念。同样的道理,现在或许有一些应用以联盟链的方式实现落地,但是随着联盟越来越多,突破了限制以后,最后还是会走向公链的领域。 

当医疗数据走入公链时代以后,容易落地的场景可能就是商业保险理赔,其次还有个人健康档案,药品研发行业和处方流转。现在很多机构开始做处方外流的事情,一方面可以为老百姓提供方便,一方面还能降低医院的运营成本。如果处方流通得以在保护隐私和安全的情况下实现,患者在医院看完病,可以选择由医药公司配送到家,或者自己去邻近的药方取药,省却了在医院等待的时间,越来越多的人开始接受这种方式。这时,需要连接起来的就不仅仅是医疗机构,还包括物流端、药品配送端、医药公司以后患者家周边的药店,联盟链也必将走向公链。 

很多人会担心,处方上的个人信息、地址、疾病信息岂不是都要暴露了?在区块链世界里,任何一方需要查看你的信息时,都需要经过你的授权。同时,当他完成查看之后,下次查看依然需要你的授权。这就很好的形成了隐私保护,这种情况下也突破了联盟链所能做到的事。

本文来源: 自由财经 文章作者: 佚名
    下一篇

“我之前发朋友圈说,我本人很欣赏赵长鹏,不是开玩笑的。”在6月25日做客“王峰十问”时,FCoin创始人张健称:“如果我在原有的格局下,也未必能有机会(和赵长鹏)棋逢对手。但我做交易所的目的不同,打法不同,就不一样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