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健:我做交易所的目的和币安不同,但我很欣赏赵长鹏

“我之前发朋友圈说,我本人很欣赏赵长鹏,不是开玩笑的。”在6月25日做客“王峰十问”时,FCoin创始人张健称:“如果我在原有的格局下,也未必能有机会(和赵长鹏)棋逢对手。但我做交易所的目的不同,打法不同,就不一样了。”

近日这一场炮火连天的交易所围攻反击战中,作为被动了蛋糕的三大交易所BOH(币安、OKEx、火币)之一,币安与FCoin,对撞最为直接。这当然少不了两位当家人赵长鹏与张健隔空喊话的推波助澜。

     “貌似长鹏更懂你”

在王峰向张健抛出的“七宗罪”中,有三条来自于赵长鹏,而且一条比一条犀利——

1、高价ICO,“不但是变相ICO,而且是高价ICO”;

2、庄家,“你关心分红,交易所在关心你的本金”;

3、拉盘,“如果一个交易所,没有手续费收入,盈利模式是靠平台币的上涨,不拉盘如何生存”。

一向低调的赵长鹏花费如此多唇舌去控诉FCoin的罪状,也难怪王峰会在视频里戏谑称,“貌似长鹏更懂你”。


而面对这些犀利的指控,张健的态度也很明确:一个都不认领,所有都不能接受。

他先是表态,把Fcoin套上庄家、拉盘等帽子,否定的不是FCoin,否定的是整个加密数字经济的价值;后面更是直言“高价ICO”的指控最搞笑。

“第一,币安就是借助ICO起来的,上线了无数啥也没有却募得巨资的项目,居然评价别人高价ICO,神经错乱了吧?第二,很多人用我们没发行出来的总量,去统计我们的市值,本身就是错误。没发行出来的FT,既不能交易,又不能参与分红,本来还不存在,硬要算市值,完全是混淆概念。第三,以我们的交易量、分红率、活跃交易人数、增长速度来看,现在估值不是高,而是很低。”

张健如此犀利的回复直接把球又踢回币安,还顺带为自己叫了屈。

但把整个数字加密经济拉出来作为自己的挡箭牌,明显不够有说服力。其中模棱两可的语汇,也并未消弭业内对于“资金盘”的质疑和对模式崩塌的担忧。

事实上,在张健此番公开回怼之前,两位“杠精”的对手戏已经十分精彩。

6月20日,赵长鹏发微博抨击FCoin“交易即挖矿”,但次日下午,FCoin就上线了BNB,且交易量甚至一度超过币安本身。为此,张健似乎很能理解赵长鹏的矛盾,“他认为是商业竞争,而我们认为是社区”。

在张健看来,社区的思路是,每个人都是社区的成员及生态体系的一部分,并最终以壮大社区,增强成员利益为核心;“海纳百川是我坚持的思路。我们不会把任何人轻易视作竞争对手。我更愿数字加密经济能够真正腾飞。”张健称。

此后“首席客户”何一在电报群里回应也颇显大度:“BNB确实需要交易场景,虽然不是我们的预料,但惊喜不惊喜,意不意外?”

有趣的是,“口嫌体直”的还不止币安一家。

BOH一边抨击着FCoin及“交易即挖矿”模式,一边却忙不迭地采用同样的方式进行了还击;火币也随后启动了生态分红,而OKEx直接发布了“100家交易即挖矿交易所联盟”计划。

最终,还是一举为“数字资产交易所开放联盟计划”准备了1000个名额并直接翻了10倍的币安,为这场平台并起加入“返利潮”的行为给出了解释——“把水搅浑,让这个模式快速结束。”赵长鹏称。

在赵长鹏看来,联合平台集体架空FCoin,归根结底还是为了维护“行业发展”。

由此可见,同样是打着“行业发展”的大旗,一个着眼于当前秩序,一个诉诸于未来进化,FCoin和它的对手们可谓各有立场,平分秋色。只是事后面对趋利且不理性的客户,何一在群内的愤怒有些耐人寻味。

“你们到底要怎么样?啊?我不做交易挖矿,你们骂我,说我黑了大家;我现在不仅反全部,我还给大家反200%,满意了吗?”并直言想去交易挖矿就去挖矿,“喜欢A的就去A,喜欢B的就去B。”

几番短兵相接之后,平台返利之战却并没有因为张健的回应而偃旗息鼓。

就在张健借“王峰十问”为自己正名的同时,赵长鹏连发三条微博,为Binance Info APP造势;并转发区块链投资内参的文章《币安,从不盲从!》,强调自己面对“FCoin们”的挑战并不慌乱,只在乎“用户体验是否满意”。

市场的水,还在继续被搅浑。

“我们在做不一样的事”

FCoin白皮书中有一段被王峰称为“颇具一些革命者气质”的阐述——

“FCoin不是传统意义的公司,它迈出了数字资产交易平台向社区进化的关键一步。FCoin社区是一个公开透明的、Token化的组织,FCoin Token(FT)代表交易平台的所有权益”。

王峰甚至认为,对中心化的反叛,应该就是FCoin野蛮生长的原因。

事实上,此前张健也曾在个人twitter上总结了关于FT的两个核心观点:

1、FT本质是在利用通证经济的思想做一次变革生产关系的实践。

变革生产者和消费者关系,或者说变革服务提供者和用户之间关系。把二者从利益上的对立关系,变为统一关系。这可能是人类历史上首次推动公司制度向社区制度进化的大规模实践。

2、FT是未来通证经济的完美样板,甚至是BTC2.0。

与类似比特币等数字货币(Coin)不同的是,FT这样的通证(Token)不仅有利益循环机制(类似比特币),还有利益回馈机制(大多数字货币不具有),即有明确的分红作为价值中枢。所以,FT正在翻开加密经济的新一页。

尽管张健用漂亮的语言为FCoin描绘了一个足够宏伟的格局跟未来,但这样的自辩显然没有被业界普遍认可。关于“FCoin模式正在透支交易所”的争论,依旧不可避免的陷入持久战。

一边是张健在极力证明FCoin与币安本质不同,甚至对自己的设计不吝赞美之词;一边是“赵长鹏们”矢志不渝的把终结FCoin们当作为行业除害。

而被吸引的交易者在这样的拉扯之中,也免不了在满心愉悦地享受着返利分红的乐趣的同时,又不得不担心自己随时会因模式崩盘而成为被套住的接盘侠。

悬在FCoin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未来”是张健口中的高频词,但未来的不确定总带着两面性,一面是美好,一面是风险。对FCoin来说,风险比美好来得更早。

张健认为,一个交易所的核心竞争力是技术、信任以及机制。

但实际上,FCoin正在遭受信任危机。业内关于其“七宗罪”的指控暂不必说,交易者之中对其“骗子”“跑路”的指责从未间断;平台新上的5种创新币种因为和FCoin的投资机构有关联,也被人质疑各个参与方可能会有利益输送。

体现在FT价格走势上,则是一片惨淡。尽管平台方6月20日发公告宣称回购FT来护盘,但此后两天依然难止跌势。

今天,FCoin官网发布了平准基金公开市场操作公告,称FCoin平准基金一期总额1亿FT已于2018年6月22日正式募集完成。张健口中,平准基金的作用是稳定在FT基本面没有变化的情况下出现的异常暴涨暴跌。

“由于我们是个新物种和新事物,市场发现价格机制还不成熟。所以说很容易受到谣言和各种各样情绪的波动,但FT的基本面并没有变化,所以我们不希望FT的暴涨暴跌去影响大多数人利益。随着市场的成熟,这个机制就会退出。”

可见,平准基金的成立可以说是FCoin稳定币价、防止崩盘的第二步棋,但目前为止,效果并不明显。

张健说FCoin的威胁就是各种暗箭,“最近崛起太快,天天有人造谣。动不动就说骗局、跑路啥的。但我不担心,因为我们在做正确的事,光明磊落的事,符合未来的事。”这其中所指,怕是也有“币安们”的影子。

更大的风险,可能来自于政策监管。

王峰分析,分红是证券的基本属性, FT被监管机构认定为证券的可能性会很大。一旦被认定为证券,就需要按照现有证券监管的法律法规,面临牌照化监管、预先审批等挑战。

张健则认为监管必将经历一次认知升级。在很多的尝试和努力之后,一定会发现用原有的金融监管办法和条例,很难去监管这些新兴的高流动性资产。

这个时候,监管层就愿意去发展出一套新的体系,FCoin愿意配合,并且提供包括技术在内的多方面的支持。“公众化、自治化一定是监管的方向。我们愿意投入研究,为构建一套全新的监管体系贡献自己的力量。”

但排除这些外在因素,很难说FCoin最大的风险是不是源于其自身。站在产品的角度,币安、火币、OKEx等都是中心化交易所,一场精心准备的DDoS攻击,就会让大家手忙脚乱。只在制度上实现了去中心化,技术上尚未完成的FCoin也同样面临着这把达摩克利斯之剑。

最令人担心的是,FCoin对FT的信心似乎并不像自己所说的那样充沛。在王峰的直播中,张健推出了项目FInsur,目前,这个项目只接收ETH,并不见FT的购买通道。

本文来源: 自由财经 文章作者: 佚名
    下一篇

“利用大数据及AI机器学习可以精确地临摹出用户画像,强化程序化广告的精准投放。然后通过智能合约将交易过程上链,广告主和广告平台的信誉、效果等记录都将被公示。”